Screenshot_2014-09-08-16-54-53_mh1410167139502.jpg  

哈囉!小小真回來了!昨天小小真和朋友坐火車到台南玩,結果開到永康的時候雨下太大,只好被迫停了半小時,一整個不爽說,~反正就是多災多難的一天就是了,感謝您看完這堆廢話,故事要開始了!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二月十四號,今天是女孩子爭戰的日子,潔羽起了個大早,要幹麻呢?是做巧克力嗎?不是!!開玩笑,潔羽每天的生活都是從拉琴開始的,不然你以為她音樂控的稱號是怎麼來的?其實阿,潔羽要送的巧克力昨天晚上就做完了,她是第一次做巧克力送人,雖然她廚藝還不錯只不過是要送給最喜歡的人的,所以她試了很多不一樣的味道,為了要做出最完美的,結果...她做太多了「唉~怎麼辦呢?」潔羽看著她製造出來的巧克力小山苦惱的說...!「啊!我知道了」她抓起兩份信紙快速的書寫,再把兩份巧克力包起來交給貝利威「紅色緞帶的寄到英國,綠色的送到義大利,然後貝利威先生你的在冰箱裡」「不用送給老爺嗎?」貝利威問「不用了,爸爸在世界各地到處飛是要怎麼寄給他?」潔羽聳聳肩,貝利威走了出去看著手中的巧克力「不知道少爺們過的好不好?」他看向櫃子裡的照片,一張是自家小姐和藍髮少年,另一張是和棕髮男孩的合照,好不容易解決兩份巧克力但剩下的數目還是很可觀「還有一些要怎麼辦呢?」潔羽繼續想...!「啊!我想到了!」潔羽把其他的巧克力放進紙袋裡,再把自己最得意的作品放進另一個天藍色的紙袋裡,開開心心的準備去上學。

 

因為足球社前一陣子的活躍表現使的粉絲大大增加,送巧克力的女生更是多到從足球社社辦排到校門口,尤其是像豪炎寺、鬼道和風丸大概是全隊裡拿到最多的,從一年級到三年級都有女生送,風丸目前已經拿到兩大袋的巧克力,但是他覺得很奇怪,因為都中午了.心愛的女友還沒拿巧克力來給他害他不太高興,他現在正要去琴房提醒潔羽吃午餐,叩叩!進門,她果然還在練習,只不過他今天的琴聲聽起來好煩躁的樣子,而且她的臉色也不太好「怎麼了嗎?」風丸打斷潔羽的練習「沒事,只是一直有些地方拉不好」潔羽疲憊的說「休息一下,身體最重要了」風丸拉著潔羽坐到自己身邊「妳看,手指都磨破了,努力是好事但過頭就不好了」風丸牽起潔羽的手「嗯,我會注意的」潔羽聽話的說「這樣才乖!」風丸揉揉潔羽的腦袋

「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啦」潔羽不悅的嘟起嘴「連生氣都很可愛呢,潔兒」風丸看著潔羽氣漲的小臉「你再這樣小心我不理你喔」她轉過身背對風丸「好啦,不鬧妳了,原諒我好嗎?」風丸從潔羽背後抱住她「幹麻啦?放開我!」「不放!除非妳說你已經原諒我了」風丸緊緊擁著潔羽,她沉默「原諒我」風丸趴在潔羽肩膀上蹭著女孩的頸子,嗅著女孩身上淡淡的香氣,但是潔羽還是不講話,風丸嘆了口氣「潔兒,對不起,請妳原諒我好嗎?」「下次不可以再這樣了喔」潔羽轉身

「嗯,不會了」風丸鬆了一口氣,直到午休結束風丸才想起來要問潔羽的問題。

 

下午的社團練習,風丸自己一個人站在旁邊 ~~「這氣場比影野還令人發毛」豪炎寺看著站在一團黑影裡的風丸,鬼道在旁邊猛搓手臂「阿!是潔羽」圓堂說,經過幾次的會面,潔羽開始和足球隊的大家熟了起來「大家好」潔羽溫柔的笑著,聽見潔羽的聲音,風丸頭上的鬼火終於不見了,不然鬼道已經準備拿出十字架和各類符咒了「怎麼來了?又要先走了嗎?」風丸衝過來問,潔羽搖搖頭,拿起手中的袋子遞給小秋「這是要送大家的禮物,希望你們喜歡」說完就拉著臉上已經寫上『不爽』兩個字的風丸來到社辦後面「一郎太...」潔羽喊著,風丸不太高興的看向她「你不要生氣嘛!那些只是剩下的,你的在這裡,是我做的最成功、最完美的」風丸看向潔羽手中包裝精美的禮盒,天藍色的包裝紙上點綴著銀色的小星星,再綁上和風丸髮色一樣的絲帶,風丸眼神放柔「我沒有生氣,只是妳拖到現在才給我,害我以為妳忘了」「嗯,下次不會了」潔羽放心的笑「我可以打開了嗎?」風丸問

「嗯」潔羽點點頭,風丸拉開絲帶打開盒子,看見一塊足球花紋的新型巧克力,上面用粉紅色的糖霜畫了幾顆小小的愛心,再用白色糖霜寫了個大大的『本命』風丸驚喜的看著巧克力又看向他的女孩,潔羽則是滿臉通紅的低下頭,風丸撥了一小塊放進嘴裡「有點苦」風丸說「诶?真的嗎?」潔羽有點失望「不過我有方法讓它變甜喔!」風丸詭異的笑著「诶?啊!!嗯...」風丸放了一小片巧克力在嘴裡,直直的餵進潔羽的口中,濃郁香甜的巧克力在兩人的吻中溶化,風丸結束這個令人陶醉的吻,他抬起頭,舔舔嘴巴看著懷中的少女,潔羽被吻的腦袋發熱,雙眼迷濛的看著風丸

「這樣的甜度剛好喔!潔兒」風丸摸著潔羽的臉「走了啦!」潔羽紅著臉走回球場

風丸笑著跟上。

 

回到球場後,潔羽和風丸都愣住了Why?Because足球隊的大部分人都在哭(除了異常冷靜的豪炎寺和鬼道,不過根據小小真安插在那裡的臥底特務回報,聽說鬼道的護目鏡發出光芒)

「怎麼了?巧克力不好吃嗎?」潔羽小心的問「不!不是不好吃,是太好吃了,大家都感動的落淚了!」小秋解釋「是說要是以後吃不到怎麼辦阿?」栗松說「潔羽學姊,妳以後可以常來足球社幫忙做點心嗎?大家都很喜歡學姐做的巧克力」春奈眼睛閃閃發亮的問「诶?應該沒問題,只是像巧克力這種點心熱量太高了,我可以設計食譜做比較健康的點心,像營養師那種感覺」潔羽提出意見「歡迎加入足球社!潔羽!」

圓堂開心的說

 

(回家的路上...)

「潔兒,妳為什麼會答應呢?」風丸好奇的問「因為...我想一直看著你」潔羽小聲的說且臉上浮著紅雲「傻瓜,想見我打個電話就行了,何必把自己弄得這麼累呢?」

風丸覺得很好笑「不喜歡我去看你嗎?」潔羽不高興的問「不是,只是不希望妳過度操勞」風丸攬著潔羽的肩膀,送潔羽到家後準備離開「一郎太!」潔羽喊著,風丸轉過身,她飛快的在風丸臉上親了一記「情人節快樂!」就進了家門,留下愣住的風丸,回過神後,風丸臉上浮出淡淡的紅暈,他摸著被吻的臉頰幸福的笑了!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小小真廢言區!!呼~好累,昨天和同學跑到台南去玩累死了!某人一度堅持她找的到路,結果害我們迷路了一小時= =||

文章標籤

月島黎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